杭州希澈代怀孕网
爱心代孕 主页 > 爱心代孕 >
意外代孕,多年后她带着萌宝归来,有一天发现
来源:http://www.ldndjf.cn  日期:2019-08-26

“哪位?”

沐攸阳正在签署下属送过来的各种文件,看到陌生号码冷冷问到。

听到对方一如既往极具磁性又淡漠的冷言,方小鱼心中一阵打鼓,还是硬着头皮开口。

“穆先生,是我,方小鱼。”

“发个位置,我派人去接你们。”沐攸阳以为方小鱼下班了,打电话来让人去搬家接人的。

“不不不,穆先生,我还没下班”方小鱼赶紧答,继而又一脸难色说道:“我今天要加班,能不能麻烦您去星星幼儿园接一下乐宝儿,我今天要加班,实在是没人拜托了。”

什么?这个女人竟敢指使自己做事,还说实在没人拜托才想到自他!她当他是什么人?

<自助捐精子qq群p>向来只有他沐攸阳命令别人,从来没人敢使唤他,但是想到那个西瓜头的小东西,沐攸阳眉头一皱。

“我会派人去接他。”话落挂断了电话。

“谢……”谢字还没说完,手机里就传出了嘀嘀嘀的占线音。

这人真是……没礼貌……

不过看在他愿意帮忙接乐宝儿的份上,她就原谅他的不礼貌吧!

方小鱼对自己的大度很满意,低头投入图纸的海洋。

办公室的挂钟已转过十点。

方小鱼撑起快要断掉的细腰,长长地伸了个懒腰,忍不住打了个哈欠。

“在偷懒吗?”

瘟神又来了……

方小鱼心中千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。

“谁偷懒啊,我就是伸个懒腰,不行吗!”方小鱼看着外面空空如也的办公大厅,同事们早都下班了,这货怎么还在这儿。

“我说唐部长,你也忒敬业了吧,为了监视我,居然留在公司到现在!”这么晚还留在公司不走,看自己被虐,这贱男人果然够变-态。

“哈哈,你还意外代孕,多年后她带着萌宝归来,有一天发现是这样嘴里不饶人。”唐奥飞边说边走近方小鱼,“加班很辛苦吧,如果你答应跟我出去吃宵夜话,这班,也可以不加。”

“你怎么还不死心啊,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你这样公报私仇有意思吗?!”看着唐奥飞令人作呕的神态,方小鱼皱紧了眉头。

“有意思啊,太有意思了!”唐奥飞哈哈谄笑着,“我就是要让你知道,五年前你离不开我,现在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“唐奥飞你真不要脸!”方小鱼抓起一把A4纸朝唐奥飞甩过去,办公室时间纸张满天飞。

唐奥飞一把抓住方小鱼的手腕,狠道:“要么跟我在一起,要么离开公司,你只能选一个!”

“你!”方小鱼气得说不出话来,一双美丽的凤眼怒视着眼前的男人。

“放手。”

一声冷冽凛人的男声从身后响起。

熟悉的声音又让方小鱼不经意打了个冷战。

被突然打扰的唐奥飞恼怒地看向来人,对上一双冰如何接受捐精彻入骨的冷眸。

瞬间像被惊吓到的小鸡仔,萎缩成一团,嚣张之气散得干干净净。

唐奥飞立马松开了抓住方小鱼的手,换成一副毕恭毕敬的卑恭姿态,不可置信似的看着沐攸阳,颤颤巍巍开口:“总……总……”

“还不滚?”沐攸阳薄唇吐出几个毫无温度的字,却是不容违背的九鼎之言。

“是……”唐奥飞像得了特赦一般,浑身发抖,点头哈腰地退了出去。

出门后才松了一口气,擦了一把因为过度害怕,额头渗出的汗珠。

心中纳闷不已,高高在上的沐大总裁,怎么突然驾到他们这个小小的设计部了?

“穆先生?你怎么来了?他这是怎么了?”方小鱼揉了揉刚才被唐奥飞抓疼的手腕,在看了看跑的飞快的唐奥飞,朝来人疑惑的问道。

“放着儿子不接,这么晚也不回去,就是为了跟男上司调-情?”沐攸阳抬手揉了揉太阳穴,眼底毫无波澜,冷着脸,答非所问。

“才没有!我在加班好吗!”方小鱼一副被冤枉后的怨怒,打死她都不会跟唐奥飞那种败类调-情。

沐攸阳丝毫不理会方小鱼愤愤的表情,冷言冷语:“乐宝一直念你,跟我回去。”

看着眼前这个女人,他就想到刚刚回家看到的派人从幼儿园接回来的乐宝儿。

已经晚上九点了,小家伙还穿着卡通版鳄鱼连体睡衣坐在沙发上,怀里抱着玩具公仔,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瞌睡。

一屋子的下人们都看着沙发上的小人儿,无计可施的候在一旁。

坐在一边的沐老爷子,一脸头疼的表情,皱着老脸,求救般地看着刚进门的沐攸阳。

“乐宝儿非要等到妈咪,不然就不肯进房睡觉,我这个老头子是没办法了,这都几点了,怎么还不下班,你赶紧去把小鱼接回来!”

于是,就有了堂堂沐大总裁深夜光临设计部这一出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公司?”方小鱼纳闷,自己好像没告诉过他呀。

“查的。”这世上还没有什么,是他沐攸阳想知道却查不出的。

“你派人调查我?!”方小鱼心下一惊,有种不小心碰上了大灰狼的感觉。

“算不上调查,只是了解一些我需要的信息。”沐攸阳轻描淡写道。

自打沐老爷子说要方小鱼和乐宝儿搬进来,沐攸阳就派梁卫礼去查清楚了这对母子的背景底细。

沐氏家族财力庞大,明里暗里想打他家主意的人绝不在少数,什么人住进来自然要查清楚。

还好这个女人背景还算简单。

她老家在C城,婴儿时,亲生母亲抛夫弃女离家出走,中学时父亲病逝,一路半工半读完成学业,不堪忍受家中继母,大学毕业后逃家来到Y市工作打拼,不久未婚生下儿子,至于孩子的父亲是谁,他让人查了很久,始终没查出来。

不过刚刚看她和男人调-情的样子,估计乐宝儿也是她一夜风流的产物吧。

想到这里,沐攸阳脸上的表情更冷淡了。

“你这样做,太不尊重人了。”方小鱼知道别人暗中调查自己,深感被冒犯。

“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,得先看看你自己值不值得被尊重。”沐攸阳冷冷开口,“收拾东西,跟我走。”

说完自顾自转身就走,完全不容分说。

看着这个男人自傲至极的背影,方小鱼心下恼火,又惦记着刚换新家的乐宝儿,只得忍着气,麻利地收拾好东西,跟着沐攸阳走了。

“妈呀!这是皇宫吗?!”

方小鱼忍不住脱口赞叹。

到大城市几年,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。

但眼前的景象,还是狠狠地刷新了她的三观。

沐攸阳来接她时,那辆夺目奢华的阿斯顿马丁就几乎闪瞎了方小鱼的眼。

下车后,看到的这个所谓的“家”简直不是奢华所能形容的了!

这幢建筑物整体是简欧的外观设计,足有五层楼高,以白色和暗棕色为主色调,大气恢弘,又不失典雅时尚,门前四周是大面积绿荫草地,和修剪得十分精致的树木花草,即使是夜晚,依旧灯光辉煌,清晰如白昼。

看得出设计师绝对是煞费苦心了的。

这是远离市中心的城郊,没有了城市了喧杂吵闹,风景宜人,更适宜居住。

一进门就有制服整齐的管家迎接寒暄。

“大少爷,洗澡水已经给您放好了。”身边的管家一边接下沐攸阳手中的外套,一边毕恭毕敬地说到。

沐攸阳点了下头,解着衬衫袖口和领部的纽扣,朝浴室方向走去。

方小鱼看着这个冷峻,又略显疲惫的男人离开,有一瞬间失神。

“方小姐,这边请,乐少爷在等您。”老管家礼数周到地招呼。

方小鱼跟着管家,在迷宫般的大房子里穿行,一路睁大着眼睛欣赏屋内的装潢摆设,不住的发出惊叹。

终于在一个大客厅中央的雕花真皮沙发上,见到了等候自己许久的小人。

“妈咪!”

乐宝儿听到来人的动静,立刻从沙发上爬下来,扑到方小鱼的怀里。

方小鱼蹲下-身,把想念了一天的宝贝儿子揽进怀里,好一顿亲。

“咯咯咯……”乐宝儿窝在妈咪怀里撒娇,清脆地笑着。

“哎呦喂,小鱼啊,你可算回来了,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咯!”

沐老爷子佯装抱怨到,脸上满是享受天伦之乐的乐意,没有一点不耐。

方小鱼抱起乐宝儿,满脸歉意的朝老爷子鞠躬,笑了笑:“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“乐宝儿就还给你啦,我先去睡了,老咯,熬不得夜咯~~”老爷子一边说着,一边踱步进了里屋卧室。

一旁守着老爷子的看护赶紧跟了进去。

“方小姐,您和乐少爷的东西,大少爷已经派人都搬过来了,卧房已备好,请早点歇息吧。”

都搬过来了?

这么快!

方小鱼抱着乐宝儿,跟着管家来到所谓的卧房。

哇塞!

这间睡觉用的房间,比方小鱼以前的客厅、卧室、厨房、厕所加起来还要大!

方小鱼心里不住吐槽:这么壕,真的好吗!

管家告知了家里的一些东西摆放位置后,就退出了房间。

看着一进房门就爬上-床打滚的小乐宝儿,方小鱼又环视了一圈房间,确定不是在做梦后,一头倒在了宽大松软的床上。

真舒服……

深夜,沐宅。

月光星星点点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,房间里大床上,一对母子熟睡着。

方小鱼猛然惊醒,稍稍定神,转头看了一眼旁边安然入睡的小人。

睡梦中的他沉静可爱,浓密纤长的睫毛不时微微颤动,仿佛在做着什么美梦。

方小鱼嘴角微微一笑,蜻蜓点水般在孩子的额头落下一记轻吻。滕州哪里能捐精p>

回想刚才的梦,即使过去五年,依然经常因此惊醒。

五年前,和那个记不清面目的陌生男人,像抹不去的深痕,刻在方小鱼的脑海中。

当年从酒店离开后,方小鱼无处可去。

揣着找同学借的几百元钱,一个人来到Y市,想彻底跟过去道别,开始新的生活。

可是一个月后,方小鱼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!

对于腹中胎儿的去留,方小鱼许久犹豫不决。

等到终于下定决心来到医院,清除掉自己腹中关于那晚最真切证据时,肚子里的孩子竟然踢了自己一下。

就是这一次胎动,让方小鱼再也舍不得杀死这个血脉相连的孩子。

后来,每每看着乐宝儿的小脸,方小鱼就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,否则岂不是亲手杀了一个最美好的天使吗!

方小鱼再也睡不着,起身出了卧房,想出去走走。

刚进客厅,就听到有一个房间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方小鱼心下一紧,抬头看了眼客厅的墙上的大挂钟。

凌晨三点,该不会是进贼了吧!

方小鱼想喊人,又怕惊动了年迈的老爷子。

眼睛扫了一圈自己身边的物件,抄起了一个瓷质摆件做攻击武器,悄声地靠近那扇房门。

终于走到房门口,方小鱼握上门把手,轻轻转动,随后猛地一把推开房门,高举“武器”,大喝一声:“什么人!”

只听见房内哗啦啦的一阵清响,有什么东西一颗颗洒落一地。

一个上身赤-裸,下半身围着浴巾的高大男人,赫然出现在方小鱼眼前。

男人湿润的头发造型随意不羁,麦色的肌肤上挂着几颗水珠,结实的胸肌和健硕的八块腹肌一览无遗。

“穆先生!怎么是你?”方小鱼一脸震惊状。

沐攸阳硬朗冷峻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气,仿佛一头猛兽看着闯入自己地盘的入侵者,森冷道:“这是我家,我当然在这里,倒是你,在做什么!”

“我我我……”方小鱼赶紧把抓着武器的手背到身后,结巴了起来。

<精子库如何捐精p>该死!怎么忘记,现在自己跟这个大冰块住到一个屋檐下了!

“怎么,结巴了。”沐攸阳幽幽地说着,魅惑的双眼微眯,身体忽然慢慢逼近方小鱼。

方小鱼被突如其来的男性气息包围,一步步被逼退到墙边,该死,无路可退了!

近得仿佛能感受到,男人逐渐急促的呼吸。

方小鱼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,大脑一片空白,“你你你想干干嘛?”

“我想啊……”沐攸阳薄唇轻启,眼神凛冽冷迷,犹如雄狮注视着无路可逃的猎物。

眼前的女人娇妍如月,两颊微红,那双流转的大眼睛蕴满荡漾的海水,似倒映着无边星辰,合体的白色绸缎睡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腰身,性感得引人犯罪。

沐攸阳看在眼里,心中似有悸动,身下某处炽热竟然有微微抬头之势。

方小鱼心中骂道:这个流氓!

她蹲下来,逃离了沐攸阳眼神的钳制,刚想松口气,突然发现气氛更加不对劲了。

她的脸,正对着沐攸阳浴巾下那明显的突起之处,离得那么近!

“啊!”方小鱼低呼一声,用手捂住了眼睛。

沐攸阳也是神情一凛,刚刚看到慌乱无措的小女人,本是起了玩性想逗逗她。

没想到随着这个女人的靠近,竟恍惚间让他真的悸动起来。

这是自从那个人走后,从来没有过的……

沐攸阳懵然回神,恢复了一贯的冰冷,后退一步,对方小鱼说:“出去。”

方小鱼紧张地从指缝中偷瞄了一眼沐攸阳,看到他离自己远了点,才惊魂未定的站起身,眼神防备的挪出那间“恐怖”的房间。

沐攸阳望着女人离开的身影,若有所思。

然后按响了房内配备的服务铃,吩咐道:“过来把房间清理干净。”

仆人很快过来了,房内刚才散落一地的小颗粒被尽数清理干净。

方小鱼惊魂未定地回到房间,关上房门后,又觉得不放心,反锁了一遍,才放心地坐到床边。

妈呀!这么帅到极致的男人靠这么近,差点把持不住!

“咦,这是什么?”

方小鱼感觉手上粘了什么东西,抬起手一看,居然是两颗白色小药片。

这好像是刚才那个房里散落一地的东西。

想来,推门进去的一刹那,沐攸阳似乎正准备吃这个药片。

这是什么药呢?

方小鱼八卦的强迫症又犯了。

直接去问沐攸阳?

怎么可能,方小鱼赶紧摇摇头,那个男人,她是不敢去惹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方小鱼就联系了一个医院的朋友,把药片带过去查查究竟。

宋霆希今天早早来到兴雅医院。

他是这家医院儿科的医生,不过今天本该是休息日,只因一早接到了那个女人的电话,请他帮忙查一种药。

于是,他原本计划的一切事情,毫不耽搁赶到医院。

任何一次与那个女人见面的机会,他都不会放弃。

方小鱼……

宋霆希长手长脚坐在医生办公室,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,英俊的脸上写满温柔。

两年前,乐宝儿感染肺炎,高烧不退,方小鱼含泪抱着孩子出现在他的面前,从此也闯入了他的心。

她既是坚强的母亲,也是娇弱的女子,却如同一朵雨打的芙蓉,美丽傲然。

兴雅医院离方小鱼住处较近,乐宝儿偶尔头疼脑热,都是在这里看病。

宋霆希也如愿跟方小鱼熟络起来。

只是这个迟钝的女人,一直都只是把他看做乐宝儿的医生,而不是可以交往的对象,甚至连好朋友都不算吧。

宋霆希自嘲地笑笑,抬头就看到了走进医生办公室的方小鱼。

“宋医生,好久不见啦。”方小鱼莞尔一笑,寒暄。

宋霆希温和一笑,起身招呼:“是很久了,不过不看见我也算是好事吧,证明乐宝儿健康成长着。”

“这小子啊,前两天还感冒挂水了呢。”说起儿子生病的事,方小鱼不觉皱起了眉头。

眼前这个女人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宋霆希的心。

看她皱眉头,心中瞬间起了阴霾,关切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哦,已经没事了”看出宋医生的关心,方小鱼心里很感激,“就是被幼儿园小朋友传染了一点小感冒,在沐康医院挂了两天水就好了。”

“哦,对了,是幼儿园老师送过去的,那里离沐康医院比较近。”方小鱼又赶紧补了一句,生怕对方怪罪自己不带孩子到这里来看病,那不是间接鄙视他们医院的医术吗?

沐康医院……

是那个家伙家族旗下的医院吧?

宋霆希心中一动,又正色道:“没事了就好,最近小儿流感盛行,要多注意。”

方小鱼点点头,从包里翻出了今天来的目的——一个小袋子,里面装着疑问的小药片。

宋霆希接过来,认真看了几眼道:“放心,我会找人查出来的。”

“那就太谢谢啦!”方小鱼双手合十,做诚恳感谢状。

宋霆希心中一暖,对这谢意很受用,笑着问:“这个药是哪儿来的?”

方小鱼不便直说,打算随意忽悠过去,“是我一个朋友的,他正在吃,我问他不说,就想找你问问。”

“朋友……”宋霆希眼中闪过一丝嫉妒。

什么朋友,能让你如此在意。

宋医生的表情令人不解,方小鱼也无暇细想,看了下时间,说:“那就拜托你了宋医生,我要赶着去上班了,不然怕迟到了。”

“我送你吧。”

“不……”

方小鱼还来不及拒绝,就看到宋霆希利落地脱下了白大褂,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了车钥匙。

他走到门口,潇洒地做出一个请的动作,极其绅士。

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方小鱼不好再拒绝。

一路上方小鱼眉飞色舞,不停地说着乐宝儿在幼儿园的趣事,然后又说到自己的新工作。

宋霆希面带微笑,安静地开车,不时回应几句。

快到的时候,方小鱼似乎意识到自己太吵,囧字写满一脸。

不好意思地说:“宋医生,我是不是很烦啊?”

宋霆希摇摇头,轻笑道:“你烦我一辈子,我都愿意。”

方小鱼愕然,这是在……撩她?

“到了。”宋霆希停好车,笑看着还在神游的方小鱼。

“哦,谢谢你。”方小鱼尴尬的回应,脸红红的窜下车。

“方小姐。”宋霆希放下车玻璃,叫住了她。

方小鱼转身,“宋医生还有事?”

“这是我的私人电话,以后有事找我,就打这个电话。”宋霆希递给方小鱼一张纸条,以前每次联系,方小鱼都是打他的医院工作电话。

“好的,谢谢你,宋医生。”方小鱼接过收好。

宋霆希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号码被方小鱼收好,这是否算是一种接纳?

“以后,就叫我的名字吧,我能叫你小鱼吗?”宋霆希微笑着看着她,看似波澜不惊,内心却满是期待。

“可以啊。”方小鱼大方一笑,跟宋霆希道了别,走进公司。

宋霆希一直看着方小鱼离开,直到她走进公司大楼,再也看不见,才满意地开着车离开。

设计部长办公室里,唐奥飞对着送图纸过来的方小鱼大发雷霆。

“这就是你的设计稿?!改改改,给我拿回去重新改!”

门外的员工们唏嘘不已,私底下七嘴八舌。

“这新来的美女设计师,那可是过了总部督管眼的,怎么会如此不济,连个简单的设计稿都改不好?”

“不会是眼光老辣的总部督管,这回看走眼了?”

“我觉得,长得这么漂亮,说不定是那样上位的呢!”

“哪样哪样啊?”

“你说呢,卖肉博上位啊!”

“不会吧,看着挺正经的女孩,不像那种骚狐狸啊。”

“表里不一的人多得是,长得漂亮又有才华的人本来就少。”

这些人当然不知道,方小鱼就属于极少数颜值和才华兼具的设计师。

这些工作对方小鱼而言小菜一碟,可也耐不住唐奥飞处处针对,故意刁难,就是不让通过。

方小鱼抱着一堆图纸回到办公室,无奈地又开始返工。

哎,今天又要加班了。

方小鱼颓然地瘫坐在椅子上,心里把唐奥飞那个贱男人的先人问候了一百遍。

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是宋霆希。

“小鱼,那个药我帮你查清楚了,是抗抑郁的药。”电话里宋霆希语气温和笃定。

“抗抑郁?”

方小鱼不解,那个男人竟然会有抑郁症?

“你那个朋友,应该是有抑郁症。”宋霆希肯定了方小鱼的想法,继续说道:“现在的生活节奏快,压力大,很多人都患有抑郁症,这件事可大可小,轻微的可以通过自我调节和心理疏导改善,严重的必须进行系统性治疗,否则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谢谢你宋医……霆希。”想到早上的对话,方小鱼及时改口。

“不客气,以后不用跟我说谢字。”

电话那边的宋霆希,第一次听心爱的女人叫自己名字,笑意从脸上漫到了心里

挂了电话,方小鱼似乎再也静不下心来工作,上网查找各种关于抑郁症的资料。

夜晚,沐宅,花园泳池。

沐攸阳刚游完泳,从游泳池出来。

精壮结实的身体上,水珠不停滴落,充满了男性特有的性感魅惑。

他接过仆人递过来的浴袍,随意披在身上,躺到泳池旁的躺椅上,闭目养神。

一旁的仆人将端过来的饮料轻放在他身旁的矮桌上,安静无声的知趣退下。

“穆先生,你有空吗?我能和你聊聊吗?”

一个温和清亮的女声响起。

沐攸阳睁眼,就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身旁的法方小鱼。

“有事?”沐攸阳面色依旧冷峻无异,坐起身来,拿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。

方小鱼有些不知如何开口,走到另一个躺椅上坐下,嗫嚅道:“那个,你能告诉我,你……之前在房里吃的什么药吗?”

沐攸阳眉目微转,神情细微到难以察觉,只是一瞬,又恢复了冷面道:“与你无关。”

说完,长身一起,准备离开泳池。

“是抗抑郁的药吧!”

方小鱼干脆点破了,宋霆希说抑郁症的人需要关心和疏导,她看在他对她们母子俩还不错的份上,才勉为其难过来关心下,可这人是什么态度啊意外代孕,多年后她带着萌宝归来,有一天发现

方小鱼看着沐攸阳停顿的身影,心一横,又接着说:“你有抑郁症就要理性面对,不应该藏着掖着,吃药还偷偷摸摸,生怕被人发现的样子,这样病情不会有好转的!”

大胆的言论,放肆的语气,让身材挺拔伟岸的男人转过身来。

他,从未被如此冒犯过。

对上沐攸阳眼睛的那一瞬间,方小鱼就如同被人泼了一盆冰水,冰寒彻骨。

转载自公众号《哗哗小说》书号66


皇家生殖遗传医院费用 唐雪助孕服务中心怎么样 欢乐到家助孕费用